性融入日常

性融入日常

然方中连翘、菊花发汗之力甚微,恐服之不能出汗,当于服药之后,再服西药阿斯匹林一瓦,则无不出汗矣。胸下胀闷,加神曲、焦山楂各二钱。

是以愚用生石膏以治外感实热,轻证亦必至两许;若实热炽盛,又恒重用至四五两,或七八两,或单用,或与他药同用,必煎汤三四茶杯,分四五次徐徐温饮下,热退不必尽剂。继而作抽掣,日甚一日。

此证用潞党参者,一人,年五十,周身发冷,两腿疼痛。病者仍不确信,然欲试其验否,遂剖取鲜白茅根,去净皮,细锉一大碗,煮数沸,取其汤,当茶饮之。

 阳明胃虚,其气化不能下行以镇安冲气,则冲气亦易于上干。山茱萸得木气最浓,酸收之中,大具开通之力,以木性喜条达故也。

遂仍将二药加入,一剂即愈。曾治一人,年三十余,陡然溺血,其脉微弱而迟,自觉下焦凉甚。

愚因谓其父曰∶此病外感实热,已入阳明之府。盖桂枝汤所主之证,乃外感兼虚之证,所虚者何?

Leave a Reply